同样遭遇滑铁卢的还有“小猪佩奇”。在宣发阶段,作为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的宣传片,《啥是佩奇》以极佳的创意走红网络,但在口碑和票房上未得到观众认同。截至大年初六,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票房只有1.1亿,在多部节日档影片中垫底,豆瓣评分只有4.2分。

此前电视台深夜播出的长篇广告,也经常有类似这样的几个要素,可以归纳为:迎合心理、权威效应、规则认可、成功案例等。例如郭德纲早年代言的“藏秘排油”,被央视曝光涉嫌虚假宣传,正是利用了名人的权威效应;再如有些广告搬出收藏证书、鉴定证书等则是暗示已经被第三方机构做了“规则认可”。“迎合心理”“成功案例”的样本更是信手拈来,送保健品就是送孝顺、用了就美白等等数不胜数。